我的北京故事

人气:110时间:2024-03来源:重庆出租车票-重庆的士票-天信票务

重庆的士票【微信:13480170058】天信财务咨询有限公司可大量出售上重庆的士票和周边城市的出租车票,保真,不连号,可以指定上车时间,一年到头都以低价转重庆出租车票,,我们的手机上有更多真正的出租车票,都是真正的出租车票、燃料票、餐券、住宿票,都是优惠转移给每个人,为有需要的人提供补偿。


有不同的车、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日期。金额也各不相同。有需要的朋友可以联系我天信公司长期以来一直与出租车司机、酒店和餐馆合作,销售相关的票务来源。如果你想在上海购买新版本的出租车票,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现在有了一种新版本的出租车票待售,而且有现货,100%是真的。在支持检查后,公司很多人都需要出租车发票,我们有大量独立的销售渠道。

天信财务咨询有限公司专业提供上海,重庆,深圳、东莞、佛山、广州、惠州、珠海等珠江三角洲地区的出租车票、燃油票、餐券和住宿票。


便利信息:各种票据使您乘坐汽车更加方便。[微信/电话:13480170058]


重庆许多朋友因为出差经常需要报销一些旅行费用,但出于某些原因,当他们回来填写表格时,他们发现自己由于匆忙而没有收到足够的票,无论是餐券还是车票,出租车票也不错!因为通常情况下,战斗是紧急的,当事情紧急时,很容易忘记?我该怎么办?


好消息:我一年到头都以低价转上海出租车票,是上海的兄弟,我们的手机上有更多真正的出租车票,更多的村民同胞,都是真正的出租车票、燃料票、餐券、住宿票,都是优惠转移给每个人,为有需要的人提供补偿。有不同的车、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日期。金额也各不相同。有需要的朋友可以联系我。

 1,我与大望路

  

  大望路,北京繁荣洋气与土逼的交界处,向南往东是遥远且荒芜的三环外、四环外、五环外,往北一点是亮马桥、三元桥,

  

  北京唯一可以说美丽绿化率高的地区,往西一点是三里屯。

  

  不过北京说真的,也太大了,就是绵延着老破小的居民区,以及稍显洋气的商圈,这样一直联系,容纳了 2000 多万人啊。

  

  而大望路,本身是 CBD 的边缘,有华贸中心,有 SKP,还有丽思卡尔顿、JW,也有大量的公交车站经过此,

  

  承载东五环甚至燕郊廊坊的铁子们通勤。

  

  大望路地铁站,也是上班族 14 号、1 号线的交汇枢纽站。

  

  2014 年的秋天,我在大望路和北京大学东门来回穿梭 3 次,拿到了 Offer,

  

  阿里巴巴的娱乐宝的运营全职,8000 元的税前月薪,然后承诺 16 薪。

  

  同行的北大同学有人得到了 S Offer,拥有传说中的 45 万年薪包,还有一些人,也比我高。

  

  我在苦恼中得到了红点直播的 Offer,直接给没有毕业的我,1 万税后的月薪,从 2014 年 10 月就开始发工资。

  

  于是我放弃了阿里,也放弃了阿里之后的所有校招,我当时意气风发,核心还是有钱,

  

  1 万元诶,那个时候觉得太他妈够用了。

  

  我住学校,还有接近 1 年的几乎免费的住宿,一餐伙食费也就 8-15 元,我有啥花钱的,

  

  谈恋爱的电影和开房的钱吧,也不多,那时候好欢乐。

  

  大望路就再也没有来过,直到我当 VC 打工铁子之后,

  

  我开始知道,原来华贸中心的写字楼那么洋气,在红杉资本的一层楼,可以遥望整个东三环和更远方。

  

  我创业之后才知道,华贸写字楼不仅洋气,而且还贵呢,100 平 100 万一年租金,抢钱吗?

  

  我在创业之前,非常希望能在北京住上高楼夜景落地窗,

  

  北京便宜一点的高楼夜景落地窗,就是华贸公寓,破破的,但是 View 还不错。

  

  以上是大望路地铁站和刘思毅的记忆碎片,来过然后穷过。

  

  大望路是年轻时的繁华梦想。

  

  2,我与鼓楼

  

  模仿史铁生的标题,可是我在听赵雷的歌,走过鼓楼一定要听着赵雷的鼓楼,

  

  在北京 5 月底不冷不热的下,一切如他所说:

  

  我走在鼓楼下面,路在堵着;

  

  雨后的阳光洒落,人们都出来了。

  

  执着的迷惘的文艺青年很多,我是一个沉默不语的,靠着墙壁晒太阳的过客。

  

  太有才华了,真的我刚刚看到的景象就是这样,北京的鼓楼下,应该是无所事事的男女老少最多的了吧。

  

  好像每一个做过都城的人都有鼓楼,西安、南京也有好像。

  

  在北京的时候经常以鼓楼为中心,进行什刹海、后海、锣鼓巷的胡同暴走行动,

  

  只不过原先都是作为一种打发时间的聚会项目,现在变成了一种独处的最佳方式。

  

  此时的北京内城,最宜暴走, 下的胡同,公厕很臭,但还是很可爱。

  

  我与鼓楼,从大学开始,到工作,每年都会暴走一遍,鼓楼下面的脚印带走俺的青春,今天来还愿哈哈哈哈。

  

  3,我与肥肠

  

  为啥会有这么多人爱吃肥肠呢,就是那种爽朗的口感,还有内脏的脂肪香味,

  

  让人不惜一切努力想去火锅吃它、干煸他、干锅、爆炒、凉拌、卤。

  

  我一个月必须要吃一次肥肠,必须要吃一次牛蛙,必须要吃一次萝卜牛腩、必须要吃一次金汤肥牛。

  

  刘思毅基于全中国的黄金菜谱:

  

  1,四川省文宫镇一鸡多吃;

  

  2,四川省文宫镇冒鸭;

  

  3,四川省的宽刀白肉凉拌;

  

  4,四川省的烧烤;

  

  5,北京的彭记铁锅肥肠;

  

  6,杭州市殊胜牛肋排;

  

  7,杭州市玫瑰园泉水牛腱、金汤肥牛;

  

  8,三亚柏悦酒店,红烧带皮黄牛筋;

  

  9,哥老官,牛蛙火锅。

  

  大致如上,没吃过以上的,人生少活 10 年。

  

  4,我与六道口

  

  六道口、五道口、四道口,北京起名字特别随意,就比东北的起名艺术好那么一丢丢。

  

  六道口是我的故乡,北京的故乡,我的职业生涯在这里起步。

  

  我的第一份全职实习,是知乎,从大三下学期到大四上学期结束,一年左右,当时知乎 100 人不到,运营团队还是白斗斗老师,

  

  多抓鱼的创始人在负责市场,黄继新老师刚刚被操盘上完非诚勿扰,然后之后真的牵手成功,结婚成功了。

  

  黄继新老师当时在做知乎日报,

  

  我当时被一个我之前写过很 Tough 的直系师姐带领,做知乎周刊的实习编辑,知乎日报、知乎周刊、知乎「盐」系列、知乎的「盐」Club,

  

  这 4 个活动给了我非常多的职场启蒙,特别特别是在文字表达的优雅、美观上。

  

  当年的知乎是一个穷且精英的乌托邦,

  

  给钱不多,但是好多有理想的人在啊,好好住的冯老师也在做生活方式的运营,

  

  天呢,当时为什么会有这么 senior 的人来知乎做运营啊!不过想想,已经是 7 年前了,所以还好,他们也在成长。

  

  知乎在 768 创意园,我之后的第一家全职公司也在 768 创意园,叫红点直播,

  

  我们当时租了一个园区的 Single House,好舒服,真的好舒服,

  

  768 创意园是到目前为止我看到的北京最舒服的办公点,每个季节几乎都可以散步,

  

  园区内有很宽敞的跑道、篮球场,春夏秋冬都可以散步,

  

  办公室坐累了就可以出去散步,聊天对工作也可以散步。

  

  768 创意园在学清路,挨着五道口,

  

  挨着北京林业大学、中国农业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航、北邮,真的太特么好找实习生了吧,

  

  不得不说北京的学生密度比杭州好太多了。

  

  我当时就是浩浩荡荡的实习生大军的一员,我从北大东门,经过知春路、五道口,骑着我的小毛驴,穿过林大,到达战场。

  

  毕业后,我在静淑东里租了自如,遇到了自如的 3 年不涨房租的承诺,

  

  我在最低点,租了一个一居室,4200 元一个月,3 年之后变成了 7000 元一个月。

  

  那就是一个老破小里的一楼,但是因为北京干燥,竟然不怎么潮湿,

  

  我出来工作的第一年,钱不够花,就把一居室外面的客厅,铺上地毯,直接 airbnb 挂出去,80 元 - 120 元一天,

  

  天呐,没想到就这样,无数的订单,几乎每天都有人。

  

  来中国背包客的外国人,长租 2 个月的,有晚归不能回去的各种大学生,居然还他妈有情侣,

  

  真的,大学生太穷了,

  

  但是我也成功的收回了我房租的一半多。

  

  在静淑东里的时光是我大学还没有毕业到毕业 2 年的岁月,这应该是我最闲的时候,

  

  我经常办轰趴,自己做饭,自己列菜单,去买菜,到现在,我都已经想不起来当时为什么这么不怕麻烦。

  

  当时应该有 300 人来过我家吃饭,都是我之前大学做播客的听众粉丝朋友,

  

  最高峰的时候,我们做完见面会,有 50 个人想去我家玩儿,然后真的就有这么多人,席卷在地毯上,

  

  我家就那种 3 * 3 特别大的淘宝毛绒地毯,用了 2 个月就换一次那种,特别实用。

  

  这篇致敬俺的青春了。北京六道口就是我的青春。

  

  5,我与 CBD

  

  CBD 是一个很让我向往的地方,无论在哪一个城市,我都追求住在 CBD,在 CBD 工作,虚荣之外,更多的是对舒适体验的追求。

  

  北京的 CBD 很小,呼家楼到大望路,甚至就是国贸方圆 1km,除此之外,其实全部是老破小,而我在 2016 年到 2019 年的 3 年,就在这一坨活动。

  

  三里屯搬家到了大柱住的呼家楼北里,大柱和对象一起装修了一个 6k 月租的老破小民宅,我和大柱两个卧室,

  

  我还算是一个不错的室友,没有惊扰他们的情侣生活,然后是蛋挞和我一起住,也是分别一个卧室。

  

  那个民宅,是图 1 和图 9 的右边,5 楼顶楼,可以看到非常清晰的无遮挡的北京三件套,

  

  中国尊、国贸以及央视大裤衩,每次风和日丽出来在阳台上瞭望,都觉得愉快而贫穷,愉快的是视野,贫穷的是这老破小真的挺老破小的。

  

  我在离租的地方不到 500m 的泰康金融大厦工作,也就是传说中的 VC 楼,

  

  VC 楼对面是瑰丽酒店,斜对面就是新国贸,然后走路 20min 就到三里屯,还有 SKP、华贸也在 20min 步行距离。

  

  如此方便的生活圈,然后 2019 年创业之后更可怕,我仍然在离我家不到 300m 的地方上班,叫做中国第一商城,好霸气的名字。

  

  房东阿姨说,2001 年的时候修的这一套房子,第一套高档高层 CBD 住宅,结果因为户型太大太空旷,变成了大概率是创业公司的民工宅,商住两用了。

  

  中国第一商城的租金,是 2019 年 5 月初的时候缴纳,特别搞笑,我信用卡套现才能 cover 所有的租金,因为挺贵的,要给 6 个月的,然后2 个月押金,然后 1 个月的中介费,

  

  200 平的 29 层的民居,可以洗澡,而且还可以有好多会议室哈哈,是一个四室一厅的格局。

  

  然后就疫情,就离开北京了。CBD 是我的创业和 VC 打工生涯的阶段,很开心的在贫穷的老破小和民居中,见证过北京的繁华和方便。

  

  这次来,还是觉得北京的人才密度,中国最高,没有之一。

  

  6,

  

  每次再回来北京都遇到最美丽的时候,上次是盛夏,人来人往有美丽夕阳;

  

  这次是初夏,温度刚好,避开杭州梅雨,看云卷云舒。

  

  下次就是秋天来看黄叶,我离开北京才知道北京的好,我真的骚。

  

  可是怎么拍,北京都有一种现实主义的苦。